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管理平台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美酒美食
中国为什么很少有葡萄酒评论 [2019/5/29 10:52:58]   来源:国家葡萄葡萄酒产业网 编辑:Admin 【字体:|】【打印:打印

 

在英语系国家各大报纸里,葡萄酒评论几乎没有缺席,从英国的《金融时报》,《泰晤士报》,《卫报》,《电邮报》到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波士顿环球报》,《洛杉矶时报》再到澳大利亚的《澳洲金融评论》等等,都有专门评论葡萄酒的专栏,最近英国的《独立报》取消了葡萄酒评论,在主要的报纸中还是比较少见。

 

葡萄酒评论在这些报纸里,不但不比书评不重要,而且都有一位或两位专人负责,这与中文报纸以及日文报纸非常不同。中文与日文报纸没有葡萄酒专栏,甚至很少有文章讨论葡萄酒。这确实反映英语系国家与东亚明显的文化差异。然而,《腾讯·大家》是众多媒体里,比较特立独行的,从两年前起,主编贾永莉找了我写葡萄酒,从此陆陆续续写了一些关于葡萄酒的文章,所以,见闻所及,《腾讯·大家》现在也算是全中国(非葡萄酒杂志,网页或公号)媒体里,唯一有葡萄酒专栏的媒体。

 

葡萄酒评论在英语系国家的报纸占有一席之地,不少今日著名的葡萄酒评论家(wine critics或wine writers,以下简称酒评家)曾经或是仍在报纸写葡萄酒评论,比如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酒评家罗伯特·派克 (Robert Parker)就曾在《华盛顿邮报》负责过葡萄酒专栏,也因此从原先一位小众酒评家走向全美全球闻名。另外,一直是全球最有名气的女性酒评家詹西斯·罗宾森(Jancis Robinson),今日仍在《金融时报》写葡萄酒评论。

 

除了报纸的葡萄酒评论,在英语系国家还有为一些非常专业的葡萄酒杂志,比如英国的Decanter,美国的Wine Spectator与Wine Advocate,还有各种与其他酒类或食物的综合杂志,都有关于葡萄酒的文章,比如Decanter有位非常知名的酒评家汤姆·斯蒂文森(Tom Stevenson)。当然,关于葡萄酒的英文书籍,近年来的出版,更是如火如荼,数量很多,从葡萄酒的地图,葡萄酒的历史到葡萄酒年鉴手册,再细腻到各个产区的专门研究报道,可谓应有尽有,更不用说,互联网上一大堆网友的的饮后心得与照片。

 

 

因此,今天懂英文的消费者要获取关于葡萄酒的信息非常容易,从报纸到书籍到互联网,随手可拾。不过,也正因如此,葡萄酒的评论就更加重要,酒评家的角色,不是降低,而是越发吃紧。因为,这么多关于葡萄酒的信息,这么多种类的葡萄酒,犹如汪洋大海,消费者其实不免望洋兴叹:到底如何适从?到底应该如何选择葡萄酒呢? 到底如何解读这么多关于葡萄酒的信息呢?

 

当然,消费者可以不用读这些葡萄酒报道或评论,可以依赖买葡萄酒商家的选择与推荐,我在《如何买醉才幸福》一文里,已经有所说明,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这里我想谈的是如何解读葡萄酒评论?换句话说,如何使用葡萄酒评论买到自己比较喜欢的葡萄酒,如何使用葡萄酒评论发现新的口味新的喝法等等。 我建议读者可以参考以下几点:

 

首先,关于葡萄酒的知识可以是相当中立客观,但是关于葡萄酒,尤其是个别葡萄酒的评论,最多只能是非常有经验的主观评论。 这是说某瓶葡萄酒的酒厂,葡萄品种,产区的历史等等信息,是相当没有争议而客观,但是一瓶酒的好坏,有没有特色,能不能储藏而变得更好等等,这是主观的判断,一个酒评家与一般消费者的差异,只是在经验,知识与多年训练培养的品味与判断力。一位专业酒评家与另一位专业酒评家,可以在很多酒上有共识或接近的看法,这便是多年训练,知识与经验的结果,但是在其他的酒,不免有不同的评价,这就是葡萄酒评论主观的部分。

 

 

其次,由于专业酒评家互相同意的部分其实相当大,长期来说亦相当稳定,所以,察知他们有共识的部分,是学习如何欣赏葡萄酒的基础。比如说,在80年代,没有很多酒评家,除了澳大利本地的,认为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很好,但是到了90年代以来,全球越来越多酒评家认为澳大利亚确实有不少好酒,比如,罗伯特·派克在1993年还是认为澳大利亚制造了“海量的平庸与极烂葡萄酒”,但是到了90年代末,派克也终于承认澳大利亚有一些世界级的好酒,有好几瓶酒居然取得派克一百分评价的满分。所以,今天说澳大利亚没有好酒,基本上就是,相对客观来说,没知识的说法。

 

其三,主观的评论不是随意或的不靠谱的意思,而是刚好反映透露出酒评家的专长与短板,这是消费者选择酒评家与葡萄酒的关键点。 简单说,没有酒评家对每一种葡萄酒每一个产区都是一样熟稔,而是有所差别,更没有任何酒评家同等地喜欢每一种口味每一个产区每一种品种的葡萄酒,事实上,每一个酒评家都只是熟稔一些的葡萄酒产区,只是喜欢某些口味,而不是每一种口味。认识酒评家的专长与短板,除了可以看看别人怎么评论酒评家,也可以自己亲自摸索。

 

展开来说,有些酒评家很懂法国葡萄酒,但对邻国于意大利或西班牙就已经所知有限,有些对整个旧世界的葡萄酒很熟悉,但是对新世界的葡萄酒非常陌生。更有些如罗伯特·派克是懂红酒的大师,但关于白葡萄酒,他的判断不具有同等的说服力,而汤姆·斯蒂文森刚好相反,他以懂白葡萄酒闻名,所写的法国阿尔萨斯产区的葡萄酒(多数是白葡萄酒)与香槟都是世界公认的经典,可是他的红酒评论缺乏同样的权威。

 

同样在白葡萄酒里,《金融时报》的詹西斯·罗宾森也是以懂白葡萄酒如雷司令闻名,但是在罗宾森与斯蒂文森两位之间,我个人通常比较喜欢斯蒂文森的评论与判断,主要是非常符合我的口味,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别人可以选择罗宾森的判断, 因为在此,不是证明谁对谁错,而通常只是斯蒂文森喜欢的白葡萄酒口味与风格与罗宾森不同而已。

 

那么读者应该如何认识我的长处与短板呢?我想一直阅读我在《腾讯·大家》写的一系列葡萄酒文章,首先应该可以得知我非常重视性价比(起码我发现某些葡萄酒公号后来开始强调性价比),我对性价比不高的酒,兴趣不大。我更是认为强调性价比对于中国葡萄酒市场的进步与消费者的福利会有很大的贡献。只有消费者将性价比看成是选择葡萄酒的第一标准,中国葡萄酒市场才能渐趋成熟正常,才会越来越多元化。

 

其次,我所认识葡萄酒,面很广,从旧世界到新世界都有所涉足品尝,包括很多西方专业酒评家几乎不知道的日本葡萄酒,但是绝大多数的产区,我缺乏深度经验(比如vertical tasting,一款酒从远至今不同年份的试饮),而是只有泛泛的体验。这主要是我与绝大多数读者一样,都是消费者而已,评论或试饮葡萄酒并非我的专业工作,我与多数读者不一样的是我从15岁到了新加坡,就开始喝葡萄酒,后来在四大洲,各种场合都喝过葡萄酒,至今喝的年数可能比不少读者喝水的年数还多了几年,我不过就是一位经验丰富阅读葡萄酒多年的消费者,我写的这些葡萄酒文章,只是个人多年体验的心得与累积的知识,所以就是一位过来人逾越来分享一己的感受与所思。

 

其三,我不局限在红酒,而是对气泡酒,白葡萄酒,粉红酒(rosé),餐前酒以及餐后酒都能欣赏。换句话说,从干到甜,从白到红,从餐桌酒到气泡酒都能尽兴。在中国大陆,葡萄酒往往以红酒称呼,其实这也反映了绝大多数消费者的偏好—只喝红酒,其他几乎都不喝。这是亟需改进的状态,更何况很多中国菜肴喝红酒并不合适,真是把一些一流的红酒糟蹋了,每次看了都很心碎,正是暴殄天物之谓也;可以参考拙文《葡萄酒与中国菜如何搭配》。

 

 

其四,我喜欢探险与发掘新的产区,新的葡萄品种,新的酒厂,新的喝法,而对于一般所谓名贵的葡萄酒不是特别热衷;我不是没喝过,我喝过的波尔多名酒,包括五大酒庄的酒,恐怕还是比多数读者多很多,只不过我一直有一个偏见,昂贵的酒很赞好喝,不是恩赐而是理所当然,不好喝或性价比太低则是人神共愤,因此,如何在轻易近人的价格(200元人民币以下)里,挑选出惊喜,才是功夫,才是喝葡萄酒的乐趣。更有意思的是古人有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实,多多尝试世界各地不同产区的葡萄酒,正是孔子所谓的“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勤翻书,查地名,如此一来,同样能达到“喝万瓶酒,行万里路”!

 

最后,我特别注重葡萄酒与食物的搭配,有些得意,也自以为很有心得,虽然读者不一定能欣赏或同意,我想最大的差别是我在很多国家吃过很多菜肴,而且能吃爱吃的菜肴实在多于绝大多数的读者,甚至可以几个月都不吃中国菜,也没事,所以,我的葡萄酒与菜肴的搭配,可能还是有待来日,有待下一届消费者来享用。

 

买书,先看书评,买酒,其实更需要看酒评。最后,周末到来,“能饮一杯无”?